邯鄲視頻第一門戶網站

注意!有人躲過了網貸傳銷 沒能躲過這場騙局

騙你,以注銷校園貸的名義

騙子聲稱可以幫人注銷校園貸。很多人此前未接觸過互聯網貸款,卻因為同一個理由被騙——害怕背上校園貸。

有人剛剛還清助學貸款,又背上了5.2萬元債務。

有金融平台提醒:凡自稱網貸平台客服要求提現轉賬的都是騙子。

一名受騙者感歎:“沒想到躲過了網貸、躲過了傳銷,還是沒能躲過這場騙局。”

對校園貸避之唯恐不及的大學生李芳(化名),還是掉入一個貸款陷阱之中。

5月9日上午,她接到一個陌生人打來的電話,對方自稱是“京東金融注銷客服”,稱“國家禁止校園貸,已申請的貸款賬戶需要注銷”,要求她按照指示,注銷自己的“校園貸賬戶”。

她此前了解過校園貸引發的爭議,也曾小心翼翼地試圖躲過校園貸,但這位致電者聽起來有一定的可信度:能明確報出她的個人信息,並警告“可能有人冒用她的信息申請過校園貸”。

接下來3個小時內,她按照對方的指示,從4個互聯網金融平台貸出了約11萬元,轉到對方給出的銀行卡賬戶上。對方說此舉是為了幫她“清空額度”。

意識到受騙後,她報了警,但再也打不通對方電話。

在一個微博群裏,反映有同類遭遇的受騙者有800多人,所處地域包括北京、上海、山東、河南等地,涉案金額從幾千元到幾十萬元不等。其中有未畢業的大學生,也有工作4年的上班族。很多人此前未接觸過互聯網貸款,卻因為同一個理由被騙——害怕背上校園貸。

3月28日,教育部全國學生資助管理中心在其官網發布了“2020年第1號預警”,稱近日出現一種“新的詐騙手段”,騙子聲稱“十九大以來政策發生變化,已申請的貸款賬戶需要注銷,需要按照程序進行操作,否則會產生不良的影響”。全國學生資助管理中心提醒,“務必提高警惕,避免上當受騙”。

冒充央行征信係統

事後,李芳隻記得這個162開頭的電話接通後,對方不僅能報出她的個人信息,而且知道她在互聯網金融平台的詳細賬戶信息。

作為一名即將畢業的大學生,李芳並沒有用過太多金融產品。她隻有一張信用卡,偶爾會使用支付寶平台的“借唄”,但借貸金額都在幾百元左右,並且會按時還清。

那個詐騙電話裏,對方言之鑿鑿對她說:“你的借唄開通時間是在2015年某時段,當時屬於學生賬戶,現在你快畢業了,再用就算是校園貸。”平時李芳曾在網上看到過學生因校園貸負債累累的新聞,校方也宣傳校園貸的風險,她聽了對方的說法,感到害怕。

對方“安慰”她不用擔心,隻要及時注銷賬戶,就不會惹上麻煩。而要注銷這個所謂的“校園貸”賬戶,需要把金融平台的額度“花掉”。

“花掉”的方法是根據他們的QQ語音提示,將“額度”用完,將款項彙至他們提供的“對公賬戶”上。他們還向李芳保證,會在後台幫助她“注銷”,並在當天下午4點將這筆錢返還到她的賬戶,隻需“走個流水”就行。

李芳在對方的催促下加了QQ。QQ名寫著“京東金融注銷客服”,對方一通過她的申請,立刻發來一份“中國銀監會、教育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授權委托文件和身份證、工作證、營業執照。這份實際上是偽造的“授權委托文件”裏寫著,此舉是為“加大整治力度,杜絕網貸機構發生高利放貸、暴力催收等嚴重危害大學生安全的行為”。

對方首先慫恿李芳下載並登錄“京東金融”App,要求她將自己的額度截圖發來,但不知什麼原因,李芳無法從上麵借貸。對方很快換了套說法,又督促她先將支付寶“借唄”上的額度“注銷”。

因用過幾次“借唄”,且信用良好,李芳在“借唄”上能借款的額度並不低,在7.1萬元左右。她聽從對方指示,借出這筆錢,然後轉到對方指定的“對公賬戶”。

對方立刻給她發來一張“支付寶收款信息”截圖,在其中“收款理由”寫著“注銷學生貸額度,領取清空關閉通道”。賬單分類是“注銷認證資金,無需本人償還”。

緊跟其後的,是一張假冒的“中國人民銀行征信中心”學生貸查詢結果的截圖。截圖背景與中國人民銀行官網背景極為相似,以一個表格列出“學生網貸查詢”條目,詳細地列出了她的姓名、就讀大學、注冊身份證號和賬號狀態。

截圖中,用紅字標出的“征信安全係數”和“待處理平台”頗為醒目。李芳看到自己的“征信安全係數”是“80.9%”,前麵有一個紅色的上升小箭頭。“待處理平台”條目下用紅字列出了“京東”“借唄”“微博錢包”“美團”“安逸花”“微粒貸”“小米貸款”“滴滴出行”,前兩項顯示“已處理”,後幾項顯示“處理中”或“未處理”。

對方給她發送了一張帶有紅色驚歎號的“抱歉,無法注銷”的截圖,語氣嚴肅地告訴她,注銷失敗是因為,“還存在其他學生賬戶、學生賬戶授權額度未清空”。

於是在騙子的指引下,她又打開“微粒貸”“微博錢包”,下載“美團”和“小米金融”App,在騙子的指引下,分別貸款1.8萬元、9800元、8500元和7500元。

每當她從一個金融平台貸款轉到騙子的賬戶上,對方就會立即發送另一張“注銷失敗”截圖,但下方的理由並不相同——“支付寶還存在學生賬戶信息”“微博還存在學生賬戶信息”。總是有新的金融平台出現,她的賬戶似乎永遠銷不了。

其實,中國人民銀行征信中心官網提示用戶:“中國人民銀行征信中心不會以郵件或者電話方式向信息主體告知涉及貸款、金錢或者其被納入黑名單的信息,請信息主體提高警惕,以防上當受騙。”

但受騙者們往往是意識到受騙後,才第一次登錄中國人民銀行網站查看個人征信記錄。

“快點,我們為了幫你辦這件事,都顧不上吃飯。”李芳聽到對麵至少有好幾個人在同時說話,背景顯得嘈雜、忙碌,聽起來似乎是一個業務量很大的公司。

進行到最後一項“注銷”時,對方讓她下載“滴滴出行”,但她因網速原因遲遲未能下載成功,對方才掛斷了她的電話。此後,她跟同學聊起這件事,同學提醒她可能被騙了,她如夢初醒,去報了警。

讓這些受騙者感到恐懼的,還有信息泄漏

這種詐騙方式早在2019年年初已冒頭。江蘇、深圳、泉州等地警方均發布過預警信息。

李芳在微博上搜索“注銷學生貸”這一話題,加入了一個由同類受騙者組成的微博群。據一名較早入群者統計,願意提供信息者至少有473人,被騙金額總值達1800萬元,其中最早報案時間可追溯到2019年2月,個人被騙金額最高達59萬元。

京東金融客服係統自動提示,“我司從未有校園貸業務。在此提醒您,不要輕信不明人員向您提出的線下轉款要求,不要相信電信詐騙”。該公司相關人士介紹,京東金融並無“注銷組”及工作人員,也“不會以‘注銷貸款’‘貸款注銷組’等名義聯係用戶,引導用戶申請金條借款並向他人轉賬”。

美團金融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在了解了此類電信詐騙情況後,他們對客戶被電信詐騙風險實時判斷,發現高危用戶,會對其進行電話核實,避免客戶被騙;同時,增加了延遲放款功能,針對潛在被詐騙客戶延後放款,給客戶一個反應時間。

小米金融發布信息提醒,“從網貸平台提取的資金屬於信用消費貸款,為自己名下的負債,凡自稱網貸平台客服、要求提現轉賬的都是騙子”。

“校園貸”一詞,對許多受騙者來說並不陌生。很多人還記得大學校園裏張貼的提示校園貸風險的海報,也在網上看到有學生因校園貸債台高築而輕生的新聞。

2016年4月,教育部與銀監會聯合發布了《關於加強校園不良網絡借貸風險防範和教育引導工作的通知》,要求各高校建立校園不良網絡借貸日常監測機製和實時預警機製。2017年9月6日,多部門明確取締校園貸款業務,“任何網絡貸款機構都不允許向在校大學生發放貸款”。

令這些受騙者感到恐懼的,還有信息泄漏。不少人告訴記者,在接到電話後,即使他們將信將疑,但當對方能準確報出他們的身份信息時,他們還是不由得相信自己的身份信息被盜用,進入“圈套”。

一些詐騙者在電話裏能清晰報出他們入學時間、在某個金融平台的注冊時間,甚至在某個購物平台最新下的訂單。

有人告訴那些“注銷專員”,自己從未在這些互聯網金融平台上麵注冊過,但對方肯定地說:“你應該是在學生時期信息發生泄露,也有可能你的老師或同學冒用了信息注冊”。

“我就是怕有人真的用了我的信息去注冊了校園貸,所以才會在騙子把我身份證號碼和就讀院校班級、甚至在校期間的課程說出來後,信了他。”回憶起自己被騙的過程,王明(化名)說。

今年3月,他接到聲稱他存在校園貸賬戶的詐騙電話時,還半信半疑,“注冊賬號難道都不需要我本人核實的嗎?隨隨便便怎麼就可以開通賬號呢?”

對方並沒有直接回應他的質疑,而是準確地說出他此前就讀的學校、學院和班級,還知道他3年前上過的一門公共課程,並稱這些信息是某些校園貸平台當年在學校推廣時了解到,並以此注冊了校園貸賬戶。

林藝(化名)在被騙轉賬時,對方對她有幾張銀行卡了如指掌。為防止受到銀行卡每日轉賬限額的製約,對方要求她將彙款拆成每筆5000元以下,分別用不同銀行卡彙出。當她表示自己沒有更多的銀行卡可用時,對方還會提醒她:“你不是還有××行的卡嗎?”

真正驚醒她的是一通來自“微粒貸”的客服電話,提醒她確認是否為本人操作,這時她才意識到自己已經陷入騙局。

被騙了約4萬元的張福(化名)記得,報案後好幾天自己都在“發蒙”,“以為我是個例,時運不濟才上當的”。直到看到微信朋友圈中也有同學發狀態,說接到過這樣的詐騙電話,她才意識到,這並不是自己一個人的遭遇。“看回複絕對不止20人接到電話。”

如今已工作一年的她使用的仍是大學時期的電話號碼。她聽說,所在的學院一個寢室有3個女生接到了這種類型的詐騙電話,大多數接到此類電話的人都是在畢業後繼續使用此前的電話號碼。

曾於今年2月搗毀過一個“注銷校園貸賬戶”詐騙窩點的福建某地警方告訴記者,在他們的調查中,這些電信詐騙者獲得信息的方式主要有兩種。“一種是網上一些黑客,會專門攻擊校園網站。因為我們現在的校園網站基本上都比較薄弱,很容易就會被黑客侵入,然後他們(詐騙者)會找到黑客拿到這些學生的個人信息。另一種就是去找專門出售這些信息的販子購買。”

從不說“貸款”,隻是反複強調“額度”

操作過程中,電話那頭不斷傳來的催促聲、精心設計的“話術”,也讓很多人措手不及。

一位受騙者曾在“注銷客服”打來第一通電話時質疑過,問“可不可以打個電話去核實下”。對方告訴她“時間有限,給你10分鍾核實”。她當時有些慌神,撥打了京東金融官方客服電話,卻無法快速轉入人工客服。沒過3分鍾,對方已經打來電話,語氣強硬:“你要不要辦,不辦你等著吧,過幾天去查自己的征信,到時候會顯示你有一個校園貸賬戶。”

另一名受騙者中途提出想“停下”時,對方自稱是“一級客服”,感到她的事情“很難弄”,並叫來了一個“經理”提供“更高級的服務”。當她覺得“太麻煩”,反複說自己“不想再弄”時,對方堅持叫來一名“IT總監”與她對接,3人輪流和她聊天。對方還警告她“盲目掛斷電話,係統檢測會斷定您是默認不注銷賬戶”。當她順從時,對方一直“好心”提醒她千萬不要網貸,如果影響征信,畢業後工作買房都會很麻煩。

受騙者劉雲(化名)總結,對方的話術很巧妙,從不說“貸款”,隻是反複強調“額度”。在對方指示下,她將小米金融裏的1.2萬元轉出,對方提醒她查看自己的App,稱“你的一二零零零額度”已經降為零。在她告訴對方“借唄”裏有4萬元額度時,對方似乎毫不關心,隻是強調“您的額度四零零零零”需要“清空”。

李芳報警後,警察告訴她,追查到的那個162開頭的手機號定位可能在中緬邊境,她轉入對方銀行卡的金額也被迅速地轉走,不知去向。

她隻能求助家人,幫她將幾個金融平台的貸款還清。

“我之前根本沒想過能在這麼多平台上貸款。”李芳說。她回憶,當時在這些平台貸款時,平台並沒有審核她的身份信息,有些平台隻需一個手機驗證碼就放貸了,隻有少數幾個需要她手持身份證拍照。

劉雲至今仍不敢告訴母親自己被騙的事實,剛剛還清助學貸款的她又背上了5.2萬元債務。

報案當天,她先給支付寶客服打電話,在提供立案證明後,申請到了延期6個月還款。小米金融客服告訴她“結清以後可以憑借立案證明等申請免息”,但她現在無力及時還清,隻能打一些零工來彌補資金缺口。

讓他們感到委屈的是,當在網上發布自己被騙的事實時,一些人誤解了他們被騙的原因,指責他們“因為校園貸被騙,活該”。

一名受騙者感歎:“沒想到躲過了網貸、躲過了傳銷,還是沒能躲過這場騙局。”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江山 

來源:中國青年報


評論一下
評論 0人參與,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 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