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作家王霜《棗花開 蜜更甜》:所有的出發,都是為了遇見更好的自己

曾以《姐從道上來》《下個路口見》《王廚娘的煙火人生》《塵埃裏的歡暢》等都市情感小說俘獲大批擁躉的河北作家王霜,近日出版了扶貧題材新作《棗花開 蜜更甜》,這對她來說可謂是一次全新的嚐試。

在河北文學領域,鄉土小說作家很多。有些人雖然已經成為城市裏的知識分子,但鄉村生活經曆以及精神深處對鄉村的眷戀或感懷依然成為他們創作時繞不開的母題。不過,王霜並不屬於他們之中的一員。王霜從小在城市長大,在城市裏讀書,然後繼續在城市工作。所以,她的小說大多是寫自幼熟悉的城市,以及城市人的愛恨情怨、生活冷暖。

在她的小說中,主人公去鹿泉西山騎行放鬆心情、去躍進路吃燒烤緩解壓力,讓石家莊的讀者有一種強烈的親近之感。

讓王霜打通城市和鄉村之間看不見的無形距離,使得小說創作自由遊走在城鄉之間的契機,是她2013年、2015年兩次參與精準扶貧的個人經曆。王霜說:“我愛上收麥的情景,看著聯合收割機工作,我內心激動興奮,從此回家,再看到大白饅頭,心裏湧動的全是暖流。有這樣的經曆之後,再聽別人說起農村的事情,話題不再陌生,而且還有了發言權,不僅如此。對於一個寫作者,閱曆不僅能夠填充了想象力的空白,還因為想象力可以發出無盡的璀璨光芒,能照亮和引領更多人生的路徑。”

村裏的麥子(圖片來自王霜博客)

在王霜看來,小說從來都不是虛構的——但肯定又是虛構的。駐村扶貧時看到的遼闊的麥田、奔流的滹沱河水,接觸到的形形色色的人,經曆過的一件件鮮活難忘的事,一直在王霜的腦海中活躍著,揮之不去,讓她有一種“不得不替他們說話”的創作衝動。於是,《棗花開 蜜更甜》這部長篇小說自她的筆端流淌而出。

小說以高校扶貧工作隊隊長邢海焱以及從北京辭職回鄉創業的青年才俊高偉誌帶領鄉親們致富的故事為主線,塑造了老敢書記、鄉長高占理、掛職鍛煉的女副鄉長韓薌、鄉村能人李小毛、農民高國興以及“農二代”高赫、姚梅梅等眾多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

下雨了村裏的路很難走(圖片來自王霜博客)

雖然小說鋪陳的重心在農村,但王霜卻另辟蹊徑,從城市大齡青年邢海焱的感情故事寫起,一下子就抓住了讀者的眼球。情場失意的邢海焱為了擺脫父母的嘮叨,主動報名去西召縣棗樹灣村扶貧。他帶領工作隊為村裏修水修路修電,讓村子的麵貌有了很大變化。在這個過程中,邢海焱的大學同學、從西召縣棗樹灣村走出去的青年才俊高偉誌,放棄了北京月薪兩萬元的工作,帶著兩百萬啟動資金回鄉創業。

村裏剛修好的路(圖片來自王霜博客)

他們意識到,就扶貧來說,僅僅給棗樹灣供血不行,必須尋找到可以開發利用的資源,必須尋找到有未來發展遠景的項目,扶植成長,使棗樹灣真正具備自我造血的能力。建立黑頭雞和梅花豬養殖基地、通過網絡直播賣棗樹灣特產黑頭雞和梅花豬肉、通過土地流轉建設棗樹灣生態農業區……在副鄉長韓薌的幫助下,又有了來自城市的“富二代”趙閔注資,棗樹灣走上了一條生態、綠色、可持續的發展之路。

村裏的路都修好了(圖片來自王霜博客)

“所有的出發,都是為了遇見更好的自己。”《棗花開 蜜更甜》的封麵上,印著這樣一句話。對於小說主人公邢海焱來說,駐村扶貧不僅給棗樹灣村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而且對他自己來說也是一次難得的曆練與成長。小說開篇,邢海焱因為對未來沒有規劃、處事不成熟、愛埋怨別人等缺點,被女朋友甩了。但是在帶隊駐村扶貧的過程中,他逐漸變得目標清晰、有責任感有擔當,而且心思越來越細膩,巧妙地通過一次鄉村之旅化解了父母之間幾十年的隔閡。這樣的青年人,不會沒有人愛。小說結尾,邢海焱也收獲了如棗花蜜一樣甜的愛情。

就如眾人評價的那樣,王霜的小說常用有些玩世的口吻敘述故事,生動流暢、風趣調皮、少偽飾無做作,讓人有閱讀的快感。但是 快意之後,留給讀者的卻是對當下各種問題的思索與叩問。

王霜說:“在我的作品裏,表麵上看似對物質世界的偎依愛戀,實則透視著對相對虛無的生命的反思。”具體到《棗花開 蜜更甜》這部小說,農村生活並不是一派田園牧歌,王霜對農村盤根錯節的人際關係、兒媳婦不願贍養老人、年輕人好高騖遠不願留在農村等現實存在的問題並沒有避諱,雖然有的地方如蜻蜓點水一般一筆帶過,但留給讀者的思考卻是沉甸甸的。(賈立芳)

作者簡介

王霜

王霜 女,河北省作家協會會員。1986年畢業於河北師範大學中文係,現就職於河北日報報業集團。曾出版多部長篇小說。中篇小說《塵埃裏的歡暢》入選“2013年度河北小說排行榜”,散文《西張堡的春天》在2014年河北省委宣傳部“寫在大地上的扶貧日誌”征文活動中獲得一等獎,長篇小說《王廚娘的煙火人生》入選首屆冀版精品出版工程。

來源:花山文藝出版社

監製:嚴武軍 鄭 岩

主編:許繼霞    史曉玲

編輯:張景河

評論一下
評論 0人參與,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