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下帶團遇阻,導遊謀求轉型

開啟“雲”導遊、學習新技能、投身新行業……

線下帶團遇阻,導遊謀求轉型

閱讀提示

疫情讓旅遊出行充滿了不確定性,也讓導遊們的日常業務被迫暫停。對他們來說,與突然的閑暇相伴的,是事業停滯後的生活壓力。為此,帶領旅遊團隊四處欣賞風景的導遊們開始摸索轉型,或成為線上導遊主播,或重新學習知識,或思考新的創業道路。雖然暫時無法帶團,他們仍在努力描繪新的人生風景。

12月第一天的早上6點,查立國在黃山風景區的直播準時開始,他將通過自己的鏡頭帶著觀眾線上“雲”遊黃山,領略不同時刻的黃山美景。麵對疫情影響下的旅遊業困境,查立國暫停了自己的導遊帶團業務,逐步摸索出新的轉型道路,

近日,中國旅行社協會導遊專業委員會與攜程旅遊學院合作發布的《疫情下導遊生存狀態與職業發展需求》調研報告顯示,目前國內導遊群體的生存狀態嚴峻,但從業者們依然熱愛導遊工作,並且對未來職業發展有更高的期待。《工人日報》記者采訪多位導遊,了解他們在不能帶團時,如何尋找新的人生風景。

暫停奔波,但不能停止思考

為了能讓直播間粉絲遊覽到黃山風景區的不同景點,查立國每天要走15公裏左右。壯觀瑰麗的日出,搭配氣勢恢宏的紅色歌曲喚醒新的一天;輕鬆愉悅的午後,和大家一起閑聊家常;溫柔浪漫的暮色,更能拉近與粉絲的距離……在每天3場的直播中,查立國漸漸摸索出了自己的風格和主題。

查立國的老家在安徽蕪湖無為市的農村,從部隊退伍後,他當過導遊、開過酒店和旅行社。正當他創業受挫,準備重回導遊行業時,疫情的發生讓他被迫重新思考出路。“從總經理變成帶團導遊,本就是一個職業轉變的考驗,疫情的發生讓新的從業狀態更加艱難。”查立國說。

疫情讓遊客們的出行變得更加謹慎,給旅遊行業帶來極大衝擊,也讓導遊們的日常業務充滿了不確定性。在這樣的背景下,像查立國這樣不得不另尋出路的導遊,還有很多。

“如果突然發生疫情,已成團的遊客可能要直接解散,導遊們隻能休息。”陶維梓(化名)原本帶出境遊,後來轉帶國內遊,受近期小範圍疫情反撲的影響,他隻能帶一日遊項目。

旅遊旺季期間,陳紅在1個月裏有20天都在帶團,“到處飛”是她的常態。常年疏於對女兒的陪伴,也讓她一直心懷愧疚。疫情發生後,陳紅原本忙碌的狀態被打破,有機會重新規劃工作和生活。

“去年春節期間我曾一度交不上店裏的房租。”陳紅和朋友合夥在江蘇泰州開的汗蒸店,受疫情影響暫停營業。和房東商量過後,門店的部分房租被免去,但無法帶團出遊的現實,讓陳紅感受到了生活的壓力,她想做一些新的嚐試。

靜中求變,技能本領需升級

去年5月,陳紅把通往汗蒸房的樓梯拐角處利用起來,開了一家手工涼皮店。她說,“因為我喜歡做麵食,而且每賣一份涼皮就能收到一份錢,這對當時經濟拮據的我來說很實在。”

洗麵、和麵、搗蒜、炸花生米等環節,陳紅都會親自去做,每次食材準備都要花3個小時以上的時間。去年7月,陳紅還曾帶著備好的食材到夜市擺攤。這些經曆都讓陳紅覺得新奇、有趣。更讓她欣慰的是,自己的轉型成效不錯:“生意還可以,慢慢有了一些老主顧,偶爾還有客人慕名而來”。

查立國則選擇在導遊行業有所突破。去年6月,查立國轉型成為導遊主播,通過直播間帶粉絲“雲”遊黃山。此前,他還專門去學習了直播培訓的課程。“我覺得挺有意思的,再加上旅遊業緩慢複蘇後也要麵臨一些競爭,就想著試一試”。

剛開始做直播的時候,直播間隻有幾個粉絲。憑借雄壯綺麗的黃山美景,和每天近10個小時直播的堅持,查立國的直播賬號“黃山查理”慢慢受到了關注。不到一年半,他已經積累超65萬名粉絲。

“隻有幾個人的家庭出遊團我帶過,工廠組織的上千人的活動團我也帶過,導遊可以說什麼都懂一點,但是都不算精通。”查立國的堂弟查凡也是一名導遊,從業十幾年的他早已熟悉了這份給遊客們當“大管家”的工作。

今年旅遊行業複蘇後,查凡把年事已高的父母接到自己身邊照顧,卻在8月因為疫情反複再度賦閑。“不夠專業又沒有經驗,沒能在工廠找到合適的活兒,還要抽時間照顧孩子。”思來想去,查凡在堂哥的指點下也開始做起了導遊直播。

陶維梓大學期間的專業是西班牙語,他告訴記者,“今年年初我在保險公司上了好幾個月班,報名旅遊團的多起來之後,旅行社也讓我回來帶,但是沒多久疫情又有反複,導遊業務又受到了影響。”他計劃著一邊工作,一邊重新學習西班牙語,為自己尋求更多機會。

“轉”出機遇,堅定腳步向前行

向線上導遊轉型的經曆,激發出查立國更多的潛能。“最開始轉型是為了賺錢生存,做了主播後發現自己能影響到更多的人,自己的微光也可以照亮別人。”查立國每天早中晚3場直播,11月就直播了近80場。

為了趕上日落,遊客用半小時才能登上的山頂,查立國憑借良好的身體素質,僅用了5分鍾就到達;為了拍到雲海,他沒吃早飯就奔跑於兩大高峰之間。有粉絲留言“你的視頻讓我不再懼怕生活中的困難”,這讓查立國認為,用行動帶來正能量是做直播最大的收獲。

同樣奔波在黃山風景區的查凡,每天單程要花費近3個小時才能到達直播地點。“早上4點多起床,搭車1個多小時到達黃山腳下,再換乘景區交通車,7點10分搭乘纜車上山。”在他看來,支撐自己的動力,就是做好“風景的搬運工”。

查凡認為,自己的職業還是一名導遊,希望通過直播讓更多人親自到黃山看一看。“黃山受益了,旅遊從業人員才會受益。粉絲數量多了,自然就能成團。”以線上直播帶動線下旅遊,從帶普通團轉向帶深度體驗精品團,是查凡在做主播時擬定出的職業發展新規劃。

開涼皮店的經曆,讓陳紅更有信心和顧客打交道,“以後我打算去上月嫂培訓課,學習科學育兒,或許可以轉行成為一名月嫂”,陳紅還期待著下次創業能開一家月嫂中心。

講起曾經做導遊的經曆,陳紅說,自己會和遊客一起爬山,拎著小音箱放歌,鼓勵遊客跟著歌聲一路向上。“我覺得人生就和登山一樣,即使不斷有變化和困苦,但隻要堅定腳步向前,一定會有更好的風景。”

來源:工人日報(記者 時斕娜)

監製:嚴武軍  鄭    岩

主編:史曉玲  許繼霞

編輯:張景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