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鄲V音│太行老戰士回憶錄--1942年夏季反“掃蕩”(四)



講述革命故事,傳承紅色基因--紅色記憶(邯鄲)

太行老戰士回憶錄--1942年夏季反“掃蕩”(四)

丨播講:方正丨文章選自:《太行老戰士回憶錄(中共涉縣縣委黨史研究室)》丨圖片選自 :網絡


相關資料:

1942年夏季反“掃蕩”

李 達  (抗日戰爭時期任八路軍一二九師參謀長)



空前殘酷的洗劫

師部剛剛在固新落腳,偵察員報告說師部轉移之後僅僅3個小時,有一股偽裝成所謂“新六旅”的日軍獨立支隊,就到了我師部原來的駐地。他們抓到老百性,就問劉伯承到哪裏去了?當他們聽說師部轉移了,又急忙追趕。

這簡直是太危險了!我為事先沒有得到確實的情報而感到內疚。後來,我們從天津的偽《東亞新報》上知道了確切的消息。原來,這個獨立支隊就是專門執行刺殺我軍高級將領任務的“挺身隊”。據該報刊載的一篇報道“六川挺身隊”參加太行5月份“掃蕩”的文章透露:

“六川挺身隊,5月20日由基地出發(按:可能是潞城),攀登懸崖,走過山溝,到濁漳河岸之王曲附近時,開始遭遇了3個農會會員。他們把挺身隊誤認為八路軍,於是很不費勁渡過了漳河,在對岸嶺上休息了……翌日,太陽下山時,進入宋家莊,八路軍正在做飯吃。我們在身入這樣的大敵之中,也隻以新編六旅的隊伍而逃脫,隊員們都是以劉伯承之首級為目的,可是異常興奮的隊員的希望,都被奇襲王堡之時,人家剛剛出發撲了個空而打消了,在那天又去索堡,進入東麵大山中追趕劉伯承,後來據俘虜說,劉伯承逃往西山去了,隊員甚為惋惜的踏著石子跑到偏城與友軍會合去了。”



日寇絕不會由於這次行動未逞,而放棄“以劉伯承之首級為目的”的行動。他們的特務每日每時都在尋找劉伯承的蹤跡。

23日,我們又收到第五軍分區的報告說:“小曲峧發現穿皮鞋、灰衣服的敵探100餘,有向王堡、會裏前進模樣。”這些地方,距師部駐地都不超過一天的路程,我不由得不緊張,可是,劉師長卻把自己安危置之度外,經常守在電台旁,注意集總和鄧政委的安全。

我建議師部立刻轉移,劉師長同意了。24日,我們來到固新以南35裏的合漳(這個鎮子在清漳河與濁漳河的彙合處,所以叫合漳)。住下以後,我又采取了一個保密措施,即凡有關軍事秘密和我軍行動與駐地,一律不準在電話上明述,以免被敵探截取。

陳賡同誌率領三八六旅的主力,巧妙地躲過了敵人15日和24日的兩度合圍,及時地轉出了“鐵桶”,使敵人的“反轉電擊”手段落了空。搜山之敵,也被我十六團和七七二團一部打退。他們首先實現了劉師長所設想的上策。26日,我們收到了太嶽區發來的電報:“小平待嶽南掃蕩後即回太嶽。”劉師長這才鬆了一口氣。

26日下午我們收到偵察小分隊報告說,由於日寇抽兵“掃蕩”,現在長治敵大約隻有500左右,而且大都是輜重部隊,壺關隻有70多敵人,潞城和微子鎮的鬼子一共才100多。

劉師長一直緊繃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說:“好了,我們還要乘虛而人呢。”接著他口授了一個電令:“命令一旅和第四軍分區乘長治甚空虛,一旅即組織1個突擊營,於長治附近迅速勇猛打擊敵人,摧毀偽組織與補給線,捉殺漢奸,展開政治功勢。



我們匆匆用過飯後,劉師長又口授了兩個命令:

一、“第一軍分區部隊及所指揮之新一旅部隊,應一麵利用太行山橫穀東西機動,或打圈遊擊,或打擊敵人補給線。但不可輕易脫離本區自縮1團遭敵聚殲。令各縣、區村麵展開政治攻勢。”

二、致黃鎮、宋任窮和劉誌堅同誌:“為配合一、五軍分區反掃蕩作戰,你們應立即派軍分區基幹團主力向營井、武安線;一部入武邯線西段積極破襲,毀敵補給線,展開政治攻勢。”

我說:這3個命令,都有'展開政治攻勢’一項日本人搞的偽組織就怕我們這一著。他們為了配合鬼子'掃蕩’也搞了不少政治手段。如大批發展會道門和青紅幫來幫助維持會;長治的特務機關長深尾還親自率領新民會和離卦道的頭子楊書奎,前些日子到黎城進行宣傳。



劉師長嘲諷道:“這是岡村寧茨曆年奴役朝鮮和我東北人民經驗的繼續。他對我們不是要搞什麼'三分軍事,七分政治嗎?我們也回敬他一下,來個'以政治攻勢為主,以遊擊戰爭為輔’”。

就在這幾天裏,集總被敵人包圍了。但是由於聯絡中斷我們在28日才獲知了大致情況。



評論一下
評論 0人參與,0條評論
還沒有評論,快來搶沙發吧!
最熱評論
最新評論
已有0人參與,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
廣播電視台概況網站簡介招聘信息廣告服務聯係我們
通信地址:邯鄲市人民路269號 郵編:056002
電話:0310-6269211 6269045 業務聯係QQ:564299722 305860431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
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郵箱:hdgbds@qq.com
24小時舉報電話:18531051858
冀新網備 132014011 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AVSP):冀備2010002 冀ICP備05000525號-1
邯鄲廣播電視台授權發布